中国多种野鸭走向绝境

2019-09-11 09:43:50 围观 : 175
网址:http://www.djdavo.com
网站:五分快三技巧

   白眼潜鸭(雄) 图片来自网络白眼潜鸭全球数量只有几万只,评估中国1000只左右。非常危险。 第四、潜鸭,中国一共有7种潜鸭,帆背潜鸭为在中国为迷鸟,其余的6种潜鸭赤嘴潜鸭、白眼潜鸭、红头潜鸭、青头潜鸭、风头潜鸭、斑背潜鸭在中国都有很大或一定面积的分布范围,潜鸭为深水鸟类,喜欢潜水,现在根本不具备大规模人工繁殖的条件,养殖场除了发现猎捕收购的外,没有真正养殖的,但是广东省很多农贸市场有售多种潜鸭。 以上28种野鸭数据都是根据各地新闻报道、普查与志愿者调查了解综合评估出中国2015——2018年之间平均每年野鸭在野外的种群数量。根据1992年国际水禽局的统计,中国有很多种野鸭的种群数量低于日本,有的只有日本的几分之一,要知道日本湿地面积只有中国的二十分之一,所以中国野鸭数量特别是分布密度大幅度低于日本显然不是中国因为湿地减少导致野鸭巨量减少的主要原因。另外,我们选取绿翅鸭、琵嘴鸭、翅膀鸭、针尾鸭、鹊鸭五种野鸭的统计结果:中国大概总共只有12万只,而北美洲(主要是美国与加拿大)共1350万只,中国大概只有美国或加拿大一个国家的五十分之一。根据1983年统计,仅仅山东省一个小小的微山湖地区有各种水禽160多万只,其中23种野鸭90万只。而国家林草局公布的2016年的全国水禽同步统计结果——全国381种水禽包括所有38种野鸭总共才203万只!这样看来,我们国家的野鸭包括各种水禽数量大大减少了!我们目前这点野鸭数量相对于我们的生态完全失衡,中国起码应该有1000万只野鸭,5000万只水禽才能与这么大的湿地平衡,我们上世纪50年代的数据却是这个千万级数据的很多倍。 绿翅鸭 雄(左) 雌(右)图片来自网络第二、在中国分布较为广泛的绿翅鸭,绿翅鸭全世界至少有500万只,日本20万只,而仅仅中国5到8万只!现在无法确认可以真正大量人工繁殖。 浙江余姚奥农养殖场只发现三种野鸭,但批准23种?清远其它野鸭怎来的? 爱心永存拍摄 批准的水禽数量惊人,野外成了养殖户的大仓库 宁波林业局心太狠 。山川拍摄 四、对广东省、海南省的主要农贸批发市场建立野鸭野生水禽监管热线,随时接受国家林草局及社会各界的监督与举报。 白秋沙鸭一家 雄(右) 雌(左) 图片来自网络白秋沙鸭又名斑头秋沙鸭,冬季在中国曾经是比较常见的,特别是在长江以北地区,种群数量相当丰富,现在很难发现,评估数量不到1000只。非常危险。 针尾鸭 雄(左) 雌(右) 图片来自网络针尾鸭在中国及全世界分布很广泛,全世界超过千万只,中国针尾鸭2万—3万只。 螺纹鸭 图片来自网络中国罗纹鸭数量估计5万—10万只,目前是盗猎的主要目标。 以下是摘录部分媒体披露野鸭被猎的新闻,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盗猎者主要是养殖户,而养殖户是各地方林业局批准的。养殖户通过获取养殖行政许可证,从野外猎捕、收购大量野鸭冒充人工养殖销往市场。 安徽省林业厅批复的王中林养殖场跨省运输水禽总数每年几万只。几乎全部是野生。?从统计结果看出,仅仅王中林一个养殖场不到一年运往广东省的黑水鸡上万只,夜鹭4万多只,苍鹭7千多只!骇人听闻!几乎全部是野生冒充养殖。 宁波市林业局批准的野鸭种类更多数量惊人仿佛要把中国的野鸭搞完?山川拍摄? (本文图片有部分是天地自然保护团队志愿者拍摄,有部分来自网络,如果作者有异议请告知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或添加您的大名或删除图片。感谢您支持中国野保公益事业。) 五、对广州各长途火车站、东莞火车站、佛山火车站、广州白云机场、佛山机场、潮汕机场、深圳宝安机场、海口美兰机场、三亚?凤凰?机场等野鸭水生动物重要目的地交通枢纽站建立保护野生动物监督点。另外,对进入广东省的主要高速路口配备野保监督员。 大量野生鸟类及水禽通过飞机被非法贩运至广东、海南各省。机场监管形同虚设? 对此,我们呼吁@国家林业和草原局 采取以下措施,尽快阻止大量野鸭被盗、多种野鸭面临绝迹的局面: 但奇怪的是,在中国广东等省一些农贸市场有各种各样的野鸭在销售,他们宣称是人工繁殖的。特别是在广东清远市农批市场,这个中国目前最大的野生动物销售市场,天地自然保护团队志愿者2018年6月一次偶然的巡查就发现在B区12号一个不到二十平方米的店铺野鸭种类竟然有10多个,包括绿头鸭、斑嘴鸭、绿翅鸭,赤麻鸭、赤嘴潜鸭、红头潜鸭、白眼潜鸭、花脸鸭、针尾鸭、白骨鸡等,每种数量都不少,而且这个市场出售野鸭的店铺有好几个!简直骇人听闻!令人吃惊的是,这些鸭子的大部分种类都得到当地林业局——清远市清城区林业局的审批许可,就是当地林业主管部门认可他们合法销售! 并不是清远农批供货主的余姚丰锋养殖场,却囤积大量野鸭,场主自爆野生。 志愿者拍摄? 普通秋沙鸭 雄(左)雌(右) 图片来自网络普通秋沙鸭相对最多,估计在5000只左右。相当危险。 棕颈鸭在中国只分布台湾省;瘤鸭、丑鸭、小绒鸭、绿眉鸭(葡萄胸鸭)、帆背潜鸭为迷鸟,偶见中国;黑海番鸭、斑脸海番鸭为旅鸟,在中国沿海等地有极个别越冬;白头硬尾鸭、云石斑鸭在中国属于世界分布的边缘地区,种群数量极少,以上11种野鸭除冠麻鸭一种几乎绝迹外,其余10种在中国发现数量也特少。即使白头硬尾鸭、云石斑鸭两种野鸭在中国新疆有少量的繁殖总群,相对全世界这两种群数量中所占的分量微不足道。 浙江余姚奥农养殖场只发现三种野鸭,但批准23种?清远其它野鸭怎来的? 爱心永存拍摄? 第六、麻鸭。冠麻鸭在中国几乎绝迹,而赤麻鸭、翘鼻麻鸭在中国分布较广,在中国从南到北的很多地方可以看见,当然广东等地的野味市场也不少! 一个家鸭的品种要经过长时间的选种、配种,杂交,驯化(包括饲料、抗病,适应当地环境与圈养等)才能得来,而且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包括经验或者科研的投入,才有我们今天这几个大量繁殖的品种。 栗树鸭 绿水青山拍摄栗树鸭数量急剧减少,评估中国只有3000只,这个曾经大量分布中国东南沿海的野鸭正面临灭顶之灾!相当危险 安徽林业厅批复星光合作社跨省运输野生水禽最高每年超十万只!至今无一公务员受处罚。?从统计结果看出,仅仅一个星光农业合作养殖社不到一年运往广东省的黑水鸡超过10万只,夜鹭7千多只,甚至还有濒于灭绝的黄胸鹀(禾花雀)6千多只!绝大多数是野生冒充养殖。 现在我们通过长时间的调查,发现这么多种类的野鸭精灵正在中国土地上走向绝灭,我们十分心疼,我们要大声疾呼,希望我们国家这么庞大的林业主管部门与执法体系,还有生物多样性及濒危物种保护的相关机构,你们立即行动起来采取措施保卫牠们,不要坐在办公室里无动于衷!不要等到灭绝了才心疼不已,我们要说现在就是保护牠们的最后时机!不要像白鳍豚、白颊长臂猿、白掌长臂猿、穿山甲、黄胸鹀等最近几年野外灭绝或行将灭绝的悲剧再次上演!! 在美国一家草坪,主人热情款待路过野鸭。美国绿头鸭、绿翅鸭、针尾鸭每种均超过百万只 以上这几种潜鸭正日益受到广东等省野味消费的威胁,数量极不稳定。除赤嘴潜鸭与红头潜鸭外,其余4种潜鸭在中国处于危险的境地。 中国的野鸭为什么如此的少?只能说主要被盗了,被吃了不少,走进海南我和海口有个约会。还有栖息地破坏不少,或者牠们干脆不来中国了! 让绚丽多彩的38种野鸭重新回到我们身边,我们大量的湿地公园等着你们!这一切我们必须抛弃所谓的野鸭养殖与消费,必须斩断盗猎与贩卖才能实现!而@国家林业和草原局 应该是实现野鸭大量恢复的总责任人! 那其它种类的野鸭到底来自哪里?志愿者在浙江调查期间,意外发现余姚小曹娥镇有一家叫丰锋禽类养殖场的特禽养殖场,养殖野鸭种类线多个,养殖场很壮观,像动物园,包括大雁,各种潜鸭、赤麻鸭、白面水鸡等等,但是老板实话说很多种类是宁夏那边捡蛋孵化而来的。另外根据微博@懿丹野保特攻队123在外面野保调查中,发现许多特禽养殖场通过收购、猎捕野生水禽冒充人工繁殖!安徽是最突出的地方,@天地自然保护团队 与 @让候鸟飞2016年通过举报促使安徽林业厅痛下决心进行整治,切断了安徽多个家养殖场收购野生水禽冒充人工养殖水禽大肆贩卖到广东农贸市场销售的渠道,那时候通过安徽贩卖到广东的各种野生水禽每年多达10万只以上。可是几年后又死灰复燃,或者说从没有从根本上杜绝! 小小的清远市清城区林业局批准的野鸭种类多数量多但监管形同虚设。山川拍摄? 赤颈鸭 雄(下) 雌(上) 图片来自网络赤颈鸭曾经在中国统计到5万只左右,现在数量1万只左右。有危险。 三、对现在各野鸭及水禽养殖里除绿头鸭以外的野鸭全部野放。对无证或来历不明的绿头鸭也进行野放。 根据我们上面的评估统计,在中国,非常危险的野鸭种类有7种,接近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所说的极危,相当危险的种类有7种,接近IUCN所说的濒危。还有两个有一定危险的种类临近濒危。这样看来,中国面临危险的野鸭种类有16个,如果我们再不采取强有力的措施保护,它们就有可能像冠麻鸭那样在中国彻底的消失!也许有人会说,几百几千只甚至上万只哪有那么容易灭绝的!可是大家不要忘记,曾经上亿的黄胸鹀(禾花雀),只有短短的十多年,就被广东等地方吃掉99%的数量,现在接近灭绝!那我们这么点野鸭怎能经得起广东等地方的消费呢?在很多所谓野鸭养殖场里,囤积的野鸭种类少则5、6个,多则10、20个,数量少则几百只,多则几千上万只,简直骇人听闻。而且在主要消费地广东省,贩卖与消费各种野鸭几乎堂而皇之,各监管部门基本没有起到应有的监管作用! 长尾鸭 图片自网络长尾鸭目前中国很少见,评估数量500——1000只左右。非常危险 以上三种野鸭由于分布广,数量多,在中国暂时没有灭绝的危险,但是野味市场最多的就是这三种! 目前水禽驯养繁殖审批比较混乱的省份有安徽省、浙江省、山东省、湖北省、湖南省等。这些获得行政许可的养殖场的货源大部分销往广东省,其余销往浙江、上海、福建、海南等地方。作为受用野生动物的绝对大省——广东省,广东一些林业执法与工商部门对野生动物的来源与监管完全形同虚设,对野保人士提出的各种举报与调查视而不见,在明知是野生水禽的事实面前,故意装聋作哑,长期包庇纵纵容野生动物贩子与商家,纵容野味市场大肆销售各种保护性水禽。比如清远农批市场B区12号那家竟然还有自己的野外囤货基地,野鸭贩子的货物来源非常复杂与广泛,但是没有人管。 以上评估结果:处于非常危险的(相当于IUCN的极危)野鸭种类有斑背潜鸭、青头潜鸭、白眼潜鸭、红胸秋沙鸭、中华秋沙鸭、白秋沙鸭、长尾鸭。处于相当危险的(相当于IUCN的濒危)野鸭种类有:凤头潜鸭、普通秋沙鸭、白眉鸭、花脸鸭、栗树鸭、鹊鸭、棉凫。有一定危险的(相当于IUCN的易危)野鸭种类包括赤颈鸭、赤膀鸭、红头潜鸭、赤嘴潜鸭。相对暂时安全的(相当于IUCN的近危)种类包括绿头鸭、绿翅鸭、斑嘴鸭、螺纹鸭、赤麻鸭、翘鼻麻鸭、针尾鸭、琵嘴鸭、鸳鸯。 于是开始漫长的调查。由于养殖场、销售地点分布在中国几个地方,且志愿者大多只是兼职,只能抽时间与机会调查。其中湖北荆州这家审批的养殖种类除绿头鸭、绿翅鸭外,没有上述其它种类,那么来源就主要集中在浙江的这两家!通过志愿者艰苦的寻找与打听,2018年8月在浙江慈溪市庵东镇发现虹桥村特禽养殖场早已搬迁,据说经营人已经过世!接下来重点在浙江余姚奥农畜禽养殖有限公司这家,仅仅这一家去年发现的审批野鸭种类达到10个以上,而且据清远市清城区林业局今年回复说,浙江余姚林业局新近审批奥农畜禽养殖有限公司的野鸭养殖种类有23个?期限至2024年?志愿者2019年6月找到了余姚奥农畜禽养殖场,占地一、两百亩的养殖场只发现四种主要养殖的鸭子,牠们是白鸭、绿头鸭、绿翅鸭、斑嘴鸭,并没有在广东市场发现的其它种类的野鸭,更没有发现余姚林业局审批的20多个种类的大部分种类!而且老板亲口说,其它种类不好养,像赤麻鸭,潜鸭几年都下不了几个蛋,没有效益,干脆不养了! 接下来,我们详细谈谈那些一直或曾经真正在中国大量繁殖或者广泛栖息的28种野鸭,这些野鸭包括留鸟型,冬候鸟型、夏候鸟型,他们应该是我们关注或者保护的重点。 第五、各种秋沙鸭。中国包括红胸秋沙鸭、中华秋沙鸭、白秋沙鸭(斑头秋沙鸭)、普通秋沙鸭。 白眉鸭 雄(左) 雌(右) 图片来自网络根据国际水禽局1992年统计,小小的尼泊尔白眉鸭竟然有24万只,中国只有4000多只,由于盗猎等原因,估计中国现在不会超过5000只,相当危险! 红胸秋沙鸭 雄(左) 雌(右)图片来自网络红胸秋沙鸭原来在中国分布较广,最近二十年盗猎猖獗,野外很少见到,数量评估300—500只,甚至少于中华秋沙鸭,非常危险。 当我们满怀信心,自以为是的说这28种野鸭是中国野鸭的中坚力量时,我们发现这些在中国大地上或繁衍或旅居生生不息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年的物种正在悄悄的消失中! 赤膀鸭 图片来自网络赤膀鸭全球几百万只,中国估计最多1万只左右,有危险。 分布中国的28种野鸭数量及生存状况(数量评估为2015—2018年平均值) 棉凫 图片来自网络世界上最小鸭类棉凫在中国估计不超过2000只,相当危险! (以上几个小小的地方林业局,虽然很基层,可是他们手中的权利却可以颠覆中国的野鸭种类及生死) 第七、其它12种野鸭包括白眉鸭、琵嘴鸭、花脸鸭、赤颈鸭、赤膀鸭、长尾鸭、针尾鸭、罗纹鸭、栗树鸭及鹊鸭、棉凫,鸳鸯。 我国是世界湿地面积最大的国家之一,我国拥有的野鸭及水禽种类是世界上最丰富的国家之一,1950年代我国拥有的越冬野鸭数量起码3千万只,水禽上亿只,而现在只有原来的百分之一、二!湿地面积的减少与破坏是野鸭等水禽减少的一个表面原因,但是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人为的猎捕,根据微山湖鸟类资源介绍,1956年在山东微山湖共捕水鸟(主要是野鸭)300吨,相当于30万只大小水禽被猎!特别是改革开放后,广东等沿海经济的快速发展,加之监管失灵,野味消费急剧增加!从那时起,我国的野鸭等水禽大量运往广东等省,导致野鸭数量不断减少。上面我们说过,我们国家家鸭养殖其实是很发达的,但是富裕起来的广东等地方,似乎对包括野鸭在内的野生鸟类情有独钟,不仅屡禁不止,反而越演越烈!不清楚这些盗猎、贩卖与消费的人是什么心态!为什么这么多家鸭家畜不能满足他们贪婪的胃口?还有,我们那么多监管部门,包括地方林业局、工商局、市场监管局及基层政府就是监管不了?牠们不是珍贵的华南虎,白鳍豚,牠们也不是穿山甲,所以牠们不受重视吗?但是上述这些珍贵的野生动物相关监管部门同样没有保住,正走向绝灭! 在中国观察到的38种野鸭中,冠麻鸭曾经分布、繁殖中国东北地区,30多年没有观察到,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2012年列为极危(CR)物种——或许已经灭绝? (如果你发现以下某种野鸭大量分布中国,请拍照告诉我们或联系当地林业主管部门) 分布中国的28种野鸭数量及生存状况(数量评估为2015—2018年平均值) 青头潜鸭 雄(右) 雌(左) 图片来自网络青头潜鸭估计中国仅仅500—1000只。非常危险。 中国一共有38种野鸭,是世界上野鸭种类非常丰富的国家。野鸭一般栖息在湿地,中国湿地面积占全世界7%左右,严格意义的湿地53万多平方公里,另外还有30万平方公里的水稻田,是亚洲湿地面积最大的国家。既然如此,中国一定有亚洲乃至世界最壮观的野鸭种群! 在志愿者的强烈要求下,在当地林业主管部门、森林公安、工商执法部门在场的情况下,商家匆忙从手机里找出三个养殖场的复印件图片应付检查,他们分别是浙江余姚奥农畜禽养殖有限公司、浙江慈溪市庵东镇虹桥村特禽养殖场、湖北荆州市金凯野生动物驯养有限公司,说这些野鸭来自这些养殖场,但是野鸭店主不能出示任何进货凭据,但是当地工商、林业执法部门死活认可他们野鸭来源合法。为此,志愿者从从养殖场入手,探究这些所谓养殖场的真假! 鹊鸭 雄(上) 雌(下) 图片来自网络鹊鸭在北美洲有100万只,亚洲不到1万只,中国估计不到2000只!非常危险 琵嘴鸭 雄(上) 雌(下) 图片来自网络琵嘴鸭全球数量三百万只,评估中国只有2万—3万只。 第三、中国斑嘴鸭分布也比较广泛,评估5万只左右。但是有一些养殖场有大量的养殖,现在我们无法确认是养殖场自己繁殖的还是野外捡拾鸟蛋与捕捉雏鸟养殖的,我们至今没有发现养殖场自己繁殖的证据。 中华秋沙鸭 雄(左) 雌(右)图片来自网络中华秋沙鸭,估计数量在500到1000只之间,非常危险。 花脸鸭 图片来自网络花脸鸭曾经有巨大的种群,现在很难看见,数量目前不稳定,估计全中国几千只。相当危险。 鸳鸯数量估计3万只,鸳鸯是中国传统吉祥鸟,被当做野味消费的很少,所以得以在中国一些地方保存下来。 湖北荆州林业局批准金凯养殖场两种野鸭——绿头鸭与绿翅鸭,另有红头水鸡。数量都很大 根据国家林业局2003年公布的商业性经营利用驯养繁殖技术成熟的野生动物名单54种当中水禽只有绿头鸭一种在列,其它绝大多数野鸭不在名列。在新野保法通过后,也没有发现一种水禽的养殖名单!但是我们的一些基层林业执法部门,特别是林业审批部门,根本不把保护野生动物多样性放在心里,更不管这些水禽不能大量人工繁殖的实事,只要有人提出申请,或者为了发展当地经济,或者为了人情世故,或者得了利益好处,就大肆乱审批,把我们宝贵的美丽的野生动物置于死地,任其盗猎分子猎捕,任其养殖场非法收购,肆意剿杀我们的生物多样性,肆意摧毁我们的生态堡垒。 在讨论这些野鸭之前,先说说中国的家鸭。中国驯养野鸭为家鸭至少有三千年的历史,目前中国家鸭年出栏量30亿只左右,占全世界80%以上,是世界家鸭产量最大的国家。目前中国家鸭的品种除原来长期驯化的品种,还有一些是引进国外家鸭的品种,这样中国的家鸭品种达到30多个,但真正大量养殖的就几个,包括北京鸭,绍兴鸭等。这些真正意义上的家鸭有两个重要的特点:一是长期驯化的结果,少则几十年,多则几百上千年。二是多种鸭几代杂交的结果!以上两点缺一不可。 根据我们对中国原来广泛分布28种野鸭(含冠麻鸭)的评估,常年在中国栖息或繁殖的野鸭种群数量大概如下: 第一、绿头鸭在中国分布最广,野生数量最多,评估野外5到10万只,而且也是所有野鸭养殖种类中养殖时间最久养殖技术最成熟的一个,当然也不排除有部分野生绿头鸭冒充养殖的。 我们认为在中国幅员这么辽阔的地方,这些曾经广泛分布中国的野鸭,只有一种野鸭种群数量超过10万只才是安全的,当低于5万只就说明盗猎嚣张或者栖息地破坏严重,当低于1万只警戒线只就是非常危险的!目前,在中国数量超过1万只的野鸭仍是狩猎的主要对象,野味市场多见。少于5000只的,市场少见,它们正在中国土地上走向灭绝! 由于各种秋沙鸭数量太少,不管是在野外还是野味市场所有秋沙鸭都不常见,盗猎是造成秋沙鸭大幅度减少的根本原因。 二、收回各地方林草局已经审批下发的除绿头鸭以外其它野鸭驯养繁殖的许可证。 风头潜鸭 绿水青山拍摄凤头潜鸭数量估计中国3000—5000只。相当危险。 并不是清远农批供货主的余姚丰锋养殖场,却囤积大量野水禽,场主自爆野生。志愿者拍摄 斑背潜鸭 (左下 雄性) 绿水青山 拍摄斑背潜鸭数量极少,由于盗猎所致,甚至少于青头潜鸭,评估不足500只。非常危险。 在这些被盗的野鸭中,养殖户却是罪大恶极的凶手。人们都善良或者愚蠢的认为,发展野生动物包括野鸭的养殖会减少人们对野生动物的伤害,用人工养殖减轻野生动物的猎捕需求。其实恰恰相反。首先,如果国家把某种动物列为大量人工商业繁殖对象,就意味着这种动物就是吃的对象,消费者无法辨认是否野生,实际上也不会有人愿意辨认!当然也意味着这种动物开始走向大规模灭绝!比如中国人工繁殖了海量的梅花鹿、大鲵、林蛙等,而野外却因盗猎剧烈的减少!其次、很多野鸭不是那么容易大量繁殖的,从千百万年的野生转换为人工繁衍是很漫长复杂的过程。再次,繁殖从没有驯化过的野鸭需要大量的经验、科研、资本的投入。第四、从野外获取比人工驯养繁殖更方便,时间更快、利润更大!所以野生动物驯养繁殖变成了真盗猎假繁殖的把戏了。